庆阳日报:近九成受访大学生观看喜剧综艺

贵阳日报

图片[2]-庆阳日报:近九成受访大学生观看喜剧综艺-多维新闻网 - 多维度关注热点事件

“和爸妈打电话的时候没忍住哭了,爸爸听我声音不对,问我是不是哭了,然后要求我挂掉语音电话,给他打视频——他要看看我是怎么哭的。”索紫矜是厦门大学研一的学生,在追了5年喜剧综艺后,随手在备忘录记下生活中“让自己感受特别强烈的、有趣的”小事,成了她生活的日常。

安徽工业大学的刘铭将喜剧综艺当成“下饭菜”。戴上耳机,点开已反复看过多遍的喜剧综艺,再打开热腾腾的外卖,“这就是我的‘电子榨菜’。”亟须“加新菜”的他不时会在喜剧综艺官方账号下留言“求加更”,“之前的作品都快被我‘盘包浆了’,演员说上一句,我就能接下一句。”

近年来,以“博观众一笑”为看点的综艺节目不断涌现,将节目内容发散到不同形式的喜剧,将传统小品、相声、脱口秀、漫才、素描喜剧(sketch)等统统汇聚到了节目中。

近日,中国青年报·中青校媒面向全国高校大学生发起问卷调查,共收回204所高校的大学生填写的有效问卷4963份。调查结果显示,89.82%受访大学生观看喜剧综艺,其中23.31%受访大学生表示非常喜欢喜剧综艺。

当喜剧综艺台词成为“接头暗号”

“我龙傲天将誓死守护刘波儿!”“你竟敢让刘波儿刘海儿留疤!”周五晚上,刚“蹲点”看完一档喜剧综艺的杨睿迫不及待地和朋友对起了“暗号”。和索紫矜一样,杨睿和朋友都是喜剧综艺的忠实观众。两人不时“‘连麦’一起看,快乐也会翻倍。”

福州大学的杨文颖刚上大一时,就被表姐带着看了一档脱口秀综艺。“当时只是跟着看,没产生多大的兴趣。”后来,杨文颖时常在社交媒体上刷到脱口秀节目的短视频。视频内容多是一场表演中简短的几句摘录,但杨文颖感到“演员说出了我想说但不知道怎么说的话”。

中青校媒调查发现,21.13%受访大学生每天都会看喜剧综艺节目及相关内容,比如看相关的短视频等;24.32%受访大学生每周会专门选一段时间看喜剧综艺;还有54.55%受访大学生表示偶尔会看。

北京大学社会工作专业的研究生陈苏云习惯一个人吃饭时打开手机,播放视频“下饭”。小品、相声等喜剧类视频占了一大半,从二三十年前的春晚经典作品到近年来的喜剧综艺,都会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中青校媒调查发现,43.58%受访大学生喜欢讽刺风格的喜剧作品。此外,喜欢抒情(29.63%)、自嘲(27.25%)、荒诞(24.59%)等风格也是一些受访者所热衷的。此外,74.56%受访大学生最喜欢的喜剧综艺形式为脱口秀,其次是小品(68.19%),相声(52.04%),漫才(9.65%)等。

若把喜剧比作食物,刘铭直言自己是个挑食的吃客:“我对喜剧作品的偏好非常明显,喜欢的风格看上好几遍都不嫌腻,遇上不喜欢的,我就会忍不住地快进。”

喜剧作为一种戏剧题材,最早产生于古希腊。苏州大学传媒学院教授、新媒介与青年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马中红介绍,喜剧从诞生起至今从未间断,只是不同时代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喜剧电影、情景喜剧、喜剧综艺,这些带有喜剧性的文化艺术样态不断在变化。”

喜剧演出形式的变化,为喜剧受众的大众化奠定了基础。马中红介绍,“当前移动端设备普及、短视频媒介的出现,为喜剧综艺节目、喜剧二次创作文本的大量传播提供了基础。媒介的可供性、可及性、便利性使年轻人更容易接触喜剧文化,拿起手机随时可以观看,非常贴近观众的媒介使用习惯。”

中青校媒调查发现,59.24%受访者通过网络社交平台、短视频平台看单个的喜剧作品或碎片化的段子;49.60%受访者会有选择地跳着看喜剧综艺;42.64%受访者会看整场喜剧综艺;16.80%受访者会专门搜索、甚至考古一些经典作品来看;10.27%受访者把喜剧作品当成做其他事情时的背景音。

喜剧综艺及其中的元素也成为人们在社交网络中的谈资。搜索微博关键词#喜剧综艺#,及喜剧综艺相关节目,可以检索到相关话题数十个,话题阅读总量数十亿。在豆瓣小组搜索相关节目内容,同样有许多小组围绕喜剧综艺中的作品内容、演员展开讨论。

大学生为什么喜欢喜剧综艺

近年来的喜剧综艺让陈苏云看到了喜剧内容和形式的创新。“像默剧、黑场剧、独角戏这样的表演让我觉得很新鲜,看到了不一样的喜剧形式。”

喜欢喜剧综艺的原因五花八门,满足快乐的需求位居首位。中青校媒调查发现,87.42%受访者通过喜剧综艺感受到快乐,表示这是自己日常的休闲方式;38.18%受访者喜欢喜剧综艺作品的内涵;32.19%受访者在看喜剧综艺的过程中会产生共鸣;29.77%受访者表示喜剧综艺是一种破圈利器,容易与人产生共同话题。此外,喜剧综艺中有自己喜欢的演员(21.67%),通过喜剧综艺学习文本撰写、表达(10.14%),追随潮流,跟着身边人一起看(3.63%)也是一些受访者喜欢喜剧综艺的原因。

杨睿非常享受看喜剧综艺的过程,她用一个作品举例,“作品刚开始是比较荒诞的,主人公幻想自己的玩偶和冰箱突然都‘活’了过来,吵闹着要给他过生日。结尾玩偶们说的话拼接成一句‘就算是一个人也没关系’”,这段用于体现孤独的反转,让杨睿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在杨睿看来,源自生活、能让观众产生强烈共鸣的作品就像一张创可贴,更容易共情。

作为《脱口秀大会》的忠实粉丝,从节目第二季到第五季,这档喜剧综艺伴随了索紫矜的整个大学生活。起初她被“5分钟脱口秀”的概念吸引,最近她欣喜地发现节目出现了越来越多不同年龄层、不同职业的选手。“50多岁的选手黄大妈、医生、交警、退役军人……”

伴随着不同领域人群的加入,索紫矜觉得节目中呈现的观点、视角变得更加丰富,犀利的观点和幽默的表达方式最让她“倾心”。

谈及自己看喜剧综艺的原因,刘铭表示是被女友“安利”的。“当时她给我转发了几个与爱情相关的喜剧作品。”其中一个“吵架时谁先道歉”的作品让他印象深刻,“演员演得很形象,台词也很贴合生活,让我联想到自己和女友吵架时,也不好意思开口说对不起。”

自此刘铭打开了“喜剧新世界的大门,开始了解到‘漫才’‘陷阱喜剧’等新的喜剧形式,和身边的朋友有了更多新话题。”

马中红分析,当代大学生喜欢喜剧综艺的原因主要聚焦在以下5个方面:首先,喜剧综艺保留了喜剧的初心,“从戏谑的调侃,幽默、反讽的语言回应社会问题、贴近生活,能够直戳人心,给人看问题的一些新角度。”其次,部分喜剧综艺中有年轻人喜欢的明星。“明星在综艺节目更中容易展现生活中真实的一面,亲近性更强。”此外,喜剧综艺趣味性十足,擅长使用年轻人熟悉的、喜欢的表达风格,比如梗文化、网络梗、浮夸的表演方式等,并且聚焦他们关注的婚恋、职场、大学生活等热点话题,“让年轻人觉得你和他站在一起。”另外,喜剧综艺是他们释放情绪的一种方式,帮助其排遣学习、生活中出现的压力。第五,喜剧综艺逐渐成为一种社交方式,“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有共同的社交话题”。

喜剧综艺“用心来”才会“处处是舞台”

虽然杨睿自认喜剧综艺的“铁杆儿粉”,但“爱之深,责之切”。她直言,部分综艺节目中不乏剧情潦草的作品。“为了‘炒CP’,刻意设置爱情桥段,或是在作品里生硬地融入才艺表演和网络流行语”,这些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对此观点产生共鸣的还有杨文颖。“如果只是把生活中滑稽和幽默的瞬间表演出来,或者是把流水账式的故事段子拼在一起,并不过瘾。”相比之下,杨文颖更期待根植于生活的喜剧作品,“有演员通过个人经历产生的思考和观点,而不仅仅是描述一个好笑故事。”

中青校媒调查发现,45.85%受访者看喜剧作品时重视台词、包袱或段子等文本内容;演员演绎水平、才艺性紧随其后,受到45.47%受访者看重;之后依次是作品的立意是否深刻(39.55%),作品人物塑造是否饱满(39.43%),作品的语言风格、节奏(39.08%),作品结构是否完整(25.77%);作品是否由自己喜欢的演员参与(13.62%);舞台场景搭建(2.94%)等。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运营的“RUC新闻坊”在一篇文章中提到,2014年是喜剧综艺爆发点,被普遍称为“中国电视喜剧元年”。喜剧综艺经历了从扎堆推出,到如今一些“N代”喜剧综艺疲态显露的历程。

在马中红看来,一些喜剧综艺在推出很多季后出现了内容模式化、同质化严重等现象,内容创新力不足。“一些年轻人选择通过观看喜剧综艺放松心情,如果‘说教味’太重,空泛煽情可能无法打动他们。”

中青校媒调查发现,57.20%受访者认为部分喜剧综艺内容存在为了搞笑而搞笑的设定,较无聊;50.39%受访者认为部分作品内容创新度不高,存在“炒冷饭”的情况;36.01%受访者认为部分作品过分煽情,导致喜剧变味;34.25%受访者表示喜剧综艺门槛较高,相关人才储备不足,部分喜剧人成长速度慢;此外,受访者认为部分作品存在融梗、抄袭现象(30.32%);一些演员成名后疏于创作,后继乏力(12.65%);一些作品,尤其是线下剧场演出比较低俗(8.99%)。

在马中红看来,“当前不少喜剧综艺以比赛的形式开展,选手在参赛期间大量创作,容易造成灵感枯竭、创作动力不足等问题。”此外,喜剧新人培养乏力,她认为“喜剧新人出圈需要被给予更大的空间,并且给予一定程度的倾斜支持。”她期待喜剧综艺突破原有节目形式,带来更多令人轻松、愉快,有所触动的内容。

中青校媒调查发现,76.57%受访者期待喜剧综艺带来快乐,满足观众的情绪需求;其次,57.02%受访者期待喜剧综艺贴近生活;55.49%受访者期待喜剧综艺反映生活及社会现状。受访者还期待打造策划优秀的综艺、给喜剧作品充足的展示空间和观众关注度(26.80%);扶持人才,培养出大量新喜剧人才及中坚力量(15.84%)。

喜剧综艺节目中的一句台词“没有小演员,只有小角色,只要用心来,处处是舞台”让陈苏云觉得“每个普通人就像NPC(非玩家角色——记者注)一样,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就是一件很好的事。”陈苏云了解到,这个节目是根据演员的亲身经历改编的,他喜欢这种源于生活的喜剧作品,希望“更多一些”。

杨睿期待喜剧综艺继续红红火火地办下去,“就像曾参与《脱口秀大会》的一位医生说的一样,喜剧同样拥有‘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的力量。”

而对于刚刚打开“喜剧新世界大门”的刘铭而言,他期待“喜剧表演可以成为生活的常态,每个人都能让别人快乐5分钟。”

(根据受访者要求,本文刘铭为化名)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程思 罗希 王军利 来源:中国青年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
衢州在线:高秀木的头像-多维新闻网 - 多维度关注热点事件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