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早报:谁来保障“网课安全” 年轻人卧底“网课爆破群”

唐山人才网

“当前,正处于价值观形成关键时期的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社会经验不足,像一张白纸容易被‘墨水’渲染。要为学生提供一个清朗的网络环境,还需要各方努力。”

——————————

今年9月,00后姑娘李雯雯(化名)在上网课时,线上课堂遭遇了两次入侵,第一次被入侵时,是在一天下午的英语课上,第二次是在次日上午的语文课上。

第一次入侵时间长达10分钟,入侵者准备离开课堂时报出了李雯雯的名字,这触动了李雯雯的神经,让她十分迷惑,也十分气愤。好在老师确认了入侵者不是她拉入课堂后,便继续上课了。

随后,李雯雯在线上联系到网课入侵者并询问“这么搞人有意思吗”?入侵者先是对李雯雯进行了言语辱骂,后又告诉李雯雯,“你们班有人让来的”。

“我们班也来了(网课入侵者)。”杨可(化名)班级的网课被入侵了很多次,网课管理员需要经常将这些人“踢”出去。

于是,杨可开始“卧底”入侵者所在的群。她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他们入侵的模式是一个人先创建一个群,召集一批人,他们对群成员有审核制度,例如,新人进群或者QQ号没有等级都很容易被踢出去。随后,由进群学生在群中公布其课堂会议号甚至是密码,入侵者以“梦泪”等网名进入群聊或冒名顶替同学的名字发表不良言论,通过开麦、共享屏幕在视听两方面扰乱课堂秩序。这类行为也被称为“网课爆破”。

同样是在今年9月,00后女孩张敏敏(化名)的弟弟突然与网课入侵者有了关联,且弟弟的网课也被入侵了,张敏敏开始调查网课入侵事件,同步开启了“卧底”网课入侵群之旅。

他们是如何入侵的?

“急救”“请求支援”“下午两点,求爆破”……这是一些学生把网课会议号发到网课入侵群里时说的话,有人称:“我不想上课,你们快过来帮我入侵网课。”

随后,“网课爆破手”便准备“进攻”课堂,施展一系列“网课爆破”动作。初级“爆破”可能只是通过播放音乐扰乱课堂;中级“爆破”则加上频繁共享屏幕等行为,他们在屏幕上乱涂乱画,更有甚者写文字辱骂老师,或是播放违禁片段等;更高阶的操作还会直接夺走老师的“话语权”,再用污言秽语辱骂老师等。

今年9月7日,群里组织了一场“网课爆破”,张敏敏跟着入课并录了屏。起初,7人放了一些音乐,一些嗨歌让学生听不见老师讲课。随后,入侵者持续加入,在课堂上闲聊了起来,占用频道后,一度中断了老师的提问。

一些年长的老师由于不太能熟练操作这些软件,就直接退出课堂了。有些老师通过设置密码来拦截入侵者,但一些网课入侵者进入课堂仍然如入无人之境。

初中生被“网络爆破手”轮番谩骂

张敏敏“卧底”的群,正是组织入侵李雯雯所上网课的那伙人。

张敏敏隐约记得在骚扰网课后,他们还在群里讨论如何骚扰李雯雯,其中有人说,“搞她,把她微信发出来。”

在众多入侵者中,一个昵称叫“周健”的在群里发出了李雯雯的微信号。第一次网课被入侵时,“周健”辱骂李雯雯后,又表示可以向她道歉,前提是她把微信号给他,李雯雯想过可能会有更多人来骚扰她,但她还是给了他。

“全是在骂我的。”之后,就有五六个陌生人来加李雯雯的微信,轮番对她进行言语辱骂。李雯雯说,好在自己心态不错,“只是觉得这种人简直厚颜无耻。”

第二天早上,李雯雯学校不少班级的网课都被入侵了。当天,李雯雯的语文课也被入侵了,入侵者还报了同班另一名同学的名字。

当前,李雯雯正值上初三的关键阶段,耽误不得。据李雯雯透露,班里确有同学在这个网课入侵者群中,但她不相信同学会因为不想上课而邀请网课入侵者。

“这样的情况出现过很多次。”张敏敏看到,冒名顶替学生是“网课爆破手”的常规操作之一,这样导致老师无法辨认,误将学生本人“踢”出课堂,这些人则继续扰乱课堂。张敏敏说,那些人在群里表现得很兴奋,他们觉得“自己拯救了这些学生。”

此外,值得关注的是,网课平台质量参差不齐,也让学生深受其扰。这几年,李雯雯接触了不少网课软件,其中,一个软件经常卡顿,也不支持分屏功能,因为她没有办法到学校取练习题,只能请同学们给题目拍照,她对照老师讲的题目去听课。

“我们班有人去给了个差评,却收到了来自那个软件的威胁。”软件的网课监管老师发短信:“现检测到你对App恶意一星差评,请迅速删除评论,并对该软件打出五星好评!!!”

李雯雯看到,前段时间,该软件的评分仅为1.4分。11月5日,在手机应用市场,记者看到这款软件的评分为1.5分,软件安装次数达1亿次。不少学生反映该软件存在卡顿、闪退、延迟等问题。

“网课爆破”为何屡次出现

在看到新郑三中教师网课后意外离世的消息后,张敏敏十分气愤,她的第一反应是,“这个现象怎么又发生了?”

“我的妈妈结束网络直播课后独自倒在了家里,两天后被发现并确认死亡,然而凶手们至今仍隐藏于茫茫网络之中,请大家帮帮我!”11月2日凌晨,新郑市第三中学高一年级历史教师刘韩博的大女儿在网络上发出求救信息,请网友帮忙寻找在网课上网暴母亲的元凶。

正在上大二的00后女孩周盈颖(化名)是刘韩博曾经教过的一名学生。几天前,她就刷到了新郑三中教师上网课后意外离世的消息,却没想到出事的正是自己曾经的历史老师。周盈颖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刘韩博讲课时温文尔雅,人也像她的名字一样博学多识,每当同学去问题时,她都会十分耐心地解答。

高一上学期,周盈颖的历史单科成绩在所有科目中最差,刘韩博从未给过她压力。期末考试前,刘韩博曾找周盈颖谈话,只是十分温柔地对她说,不要有压力,“把字练好,或许还能多得几分”。

“(捣乱者)口音也不是我们这里的本地人。”周盈颖看了刘韩博最后一堂网课的录屏,她猜测,可能有学生不想上课,引入了“网课爆破手”。“我不知道为啥要那样对她,用这样的方式去伤害老师,然后停止上课。”

从刘韩博的大女儿发布的视频可以看到,10月28日晚,刘韩博在给同学们上网课时,突然进来几人播放音乐,扰乱课堂。“谁呀?”当刘韩博询问情况时,此人开始共享屏幕,并在屏幕上打出:“你瞅啥,我是梦泪。感谢发来的会议号。都给我低调点。”

在上课期间,此人多次共享屏幕,在共享屏幕上可以看到“你在狗叫什么”等字眼,也曾多次对刘韩博进行言语辱骂。刘韩博的大女儿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母亲情绪激动落泪,退出了直播课堂。两天后被发现在家中去世。

把未成年人身份当成“保护伞”

张敏敏“卧底”时,根据群里登记的用户基本信息显示,群里的人可能是00后居多。9月6日,群信息显示,该群日常较为活跃的人数为137人,活跃率达到97%,其中00后有86人,占比61%。

刚进群时,她查看了群主的资料,上面标注的年龄才十几岁,在群里,她感觉年纪较大的人可能也才21-22岁,但无法确定此人是否使用了变声器。

9月初,有媒体报道了网课入侵事件,该群成员判断“风声紧了”。一些群成员表示,“小心一点,注意一点,不要后面被查了。”

在群里,他们开始探讨入侵网课是否需要承担法律责任。一个群备注为“ML刘子玉”的人表示,“14周岁以上未满16周岁者,应该减轻刑事处罚或免除刑事处罚,不要慌。”一个群备注为“ML风(周健)”的人则表示,“一个小学生,他能顺着网线找到你家?”

未成年人的身份被他们当成了另类“保护伞”。张敏敏说,在他们看来,这是很小的一件事,警察一般不会来抓他们,即使被抓了,因为他们是未成年人,他们也只需要认个错,写个检讨书,更严重一点也只是背上个处分。

群里一些人把入侵网课称为“欢乐”。“ML刘子玉”表示,“我们单纯解救学生”,也有入侵者甚至将自己称为“城市之光”。“ML刘子玉”表示,“早晚我们都成为历史……咱们必须这几天给他发扬光大,今天欢乐今天干。”

“网课爆破手”或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湖南理曜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苑芳军表示,多部法律法规都对上述行为进行了规定,其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公然侮辱他人或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处拘留或者罚款。从民事角度而言,苑芳军指出,根据民法典相关规定,在网课课堂公然辱骂他人,贬损他人人格,涉嫌侵犯人格权,被侵权人有权要求“网课爆破手”承担民事侵权责任,包括停止侵害、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如果给被侵权人造成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在民事诉讼中,还可以要求侵权人赔偿精神损失费。

苑芳军指出,学生邀请“网课爆破手”入侵网课课堂,一旦事发,邀请入侵课堂的学生可能由于是未成年人不需要负刑事责任,对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也无需进行行政处罚,但是其依然逃脱不了民事责任。

在新郑三中事件中,刘韩博的女儿表示,母亲因被辱骂而引发心梗,最终导致死亡。

苑芳军指出,如果是因为网暴直接导致老师突发心梗,会涉嫌构成刑法上的侮辱罪。目前,这位老师的离世也引发了社会的高度关注,按照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这意味着,“网课爆破手”或面临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未成年人亦不能免责。苑芳军谈到,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违反治安管理的,从轻或者减轻处罚;不满十四周岁的人违反治安管理的,不予处罚,但是应当责令其监护人严加管教。若涉及刑法层面,如果不满十六周岁,根据刑法规定,责令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依法进行专门矫治教育。所以如果涉事者是未成年人,直接负刑事责任有点困难,但民事侵权责任是不可避免的。

入侵一节网课仅需1.5元?

网课入侵并不是最近才冒出的。张敏敏发现,此前,就有老师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上网课时被入侵的经历。

杨可指出,她所在的“网课爆破群”还有一个群规,即不进初三和高三群。但有的初三学生并没有幸免于难。10月13日,一名网友在社交媒体上求助,初三学生上网课时被入侵,老师根本讲不了课,学校已经报警了,但是没什么用,该怎么办?这名网友排除了同学泄漏会议号的可能性,“毕竟大家都初三了,没人不想上高中。”

与此同时,网课入侵者的群体也在壮大。张敏敏所在的网课入侵群中,不断有新手加入,他们进入后询问如何在入侵时共享屏幕等问题。目前,张敏敏所在的网课入侵群已经扩大到了二群。

另外,也有人把入侵网课变成了一门“生意”。张敏敏曾在群里看到,新人进群后询问,“你们要入侵网课吗,给钱,我帮你弄。”群主骂了他一顿,那个人便退了群。

在社交平台,记者看到,一位昵称为“网课爆破手(有意思私聊)”的备注为:网课爆破手,一节课1.5元。

“我是网课入侵者之一。”11月3日,在微博上,一名自称网课入侵者的网民表示,“朋友说骂人就有钱拿才进去的,抱歉啦,我只是开玩笑骂了几句而已,没想到会有人死哈哈哈。”之后,这一账号被平台封禁。

谁来保障“网课安全”?

目前,杨可所在的“拯救受害者Q群”已经解散。在杨可看来,“这是一个有组织的乌合之众,但是也没有想到造成这么大悲剧。”新郑三中事件发生后,张敏敏所在群里的人不敢说话,罕见地回复了安静。

“我觉得根本原因还是得有人去管教他们,因为其中一些人仍然不知悔改。”在张敏敏看来,网课入侵的根源还是在于这个群体需要管教和整治。她进入这个群时,群名为“顶针避难二群”,当前,群名改为了“ml聚集地重回巅峰”,似乎还在等待“风声”过去后,继续入侵网课。

同时,张敏敏也建议,加大对老师在网课软件使用上的培训力度。并且,必须要给学生讲清楚可能带来的后果有多严重。

网课安全已经成为学生和老师安全的新课题。去年2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3.42亿。

针对这一问题,相关部门正在发力。近日,中央网信办印发《关于切实加强网络暴力治理的通知》,其中提出, 强化网暴当事人保护,优先处理涉未成年人网暴举报。

“当前,正处于价值观形成关键时期的未成年人心智尚未成熟、社会经验不足,像一张白纸容易被‘墨水’渲染。”苑芳军表示,为学生提供一个清朗的网络环境,还需要各方努力。

苑芳军还指出,平台具有相应的监管责任。网络不是法外之地,平台除了需要打击恶意入侵网课者,还需要加强漏洞的补修。

如何防范类似现象发生?苑芳军认为,学生和老师也要注意不要泄漏网课链接及密码,以免引来“害群之马”。如果在上网课过程中,出现被攻击或其他异常情况,需要第一时间向学校上报或者向相关平台举报。

网课平台企业也应当自觉承担起社会责任,当出现异常情况时,要加快反应速度,迅速处理情况,及时修复相关漏洞。

另外,网课平台企业可以通过在微博、微信、抖音等社交媒体上注册的官方账号,向用户发布如遇到此类情况时应当如何操作软件的文章或者视频,以供使用软件不熟练的老师或学生了解应对措施。此外,他也建议,相关主管部门对企业、平台加强监管。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赵丽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深圳日报:白珂嘉的头像-多维新闻网 - 多维度关注热点事件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