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焦点:“庐州神捕”王军:17年里平均4天抓获一名嫌犯

和田地新闻网

图为王军(右一)带领队员在安徽合肥步行街街面巡逻。 受访者供图

□ 本报记者 李光明 范天娇

8月6日中午12点10分,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队副支队长王军刚从食堂打包好饭菜带回办公室,结果还没扒上两口,随手点开的一条警情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涉嫌诈骗的网上逃犯张某从外地流窜到了合肥。

王军立马放下碗筷,对这条警情进行分析研判,很快锁定了张某在戴安桥巷的行动轨迹。对地形熟记于心的王军发现,这条巷子只有一个出口,正是抓捕的好时机,赶紧拿起桌上的对讲机,呼叫街面巡逻民警前往巷口进行蹲守。

12点30分,对讲机里传来兴奋的声音:“张某被逮着了!”

20分钟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对于王军来说,还不算是最快的抓捕速度。从警17年,他已经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1620名,其中包括网上逃犯678名,为国家、集体和人民群众挽回直接经济损失2.4亿元。

因为战绩突出,屡战屡胜,王军被当地群众赞誉为“庐州神捕”。

走街串巷的“活地图”

1975年出生的王军,小时候有两个梦想:一个是从军,另一个是从警。

第一个梦想在他17岁那年实现了。1992年,王军如愿穿上军装,进入武警部队服役,3年后考入武警合肥指挥学校,并以优异的成绩被留校任职。

13年后,而立之年的王军面临退伍转业。因为是副营级干部,还荣立过三次个人三等功,摆在他面前的选择有很多,不论去政府机关还是事业单位,都是“香饽饽”。然而,他却毅然决然地选择当警察。

在很多人眼里,王军的选择有点“冲动”,30岁才当警察显然没有了年龄上的优势。但脱下“橄榄绿”,穿上“警察蓝”,王军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两个梦想都成真了。

2005年12月,王军被分配到合肥市公安局防巡支队,负责路面巡逻接处警等工作。当理想照进了现实,王军内心非常激动,摩拳擦掌地想要施展自己打击犯罪、惩恶扬善的抱负。然而工作没多久,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一天,王军的巡逻车接到合肥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指令,称有两人在街面发生纠纷。按照平时行车路线,大概两三分钟就可抵达现场,但因途中遇到道路施工,巡逻车绕道耽搁了几分钟时间。等王军和同事赶到时,围观群众嘟囔了一句:“离得又不远,还来得这么迟。”

王军听见了,心里有些委屈,但他知道群众说的不无道理。“这次只是发生纠纷,如果是打架斗殴,可能迟一分钟事态就会变得很严重。”这个小插曲让王军意识到熟悉辖区地形环境,是干好工作的头等大事。

王军所在的大队辖区面积有140平方公里,大街小巷不计其数。如何能够快速熟悉地形?王军用了个在旁人看来有点傻气的办法:靠脚走。

只要一有空,王军就会揣个小笔记本,骑上自行车,走大街、钻小巷,把所有犄角旮旯都研究了个遍,还亲手绘制了整整十大本翔实的辖区街巷图。时间长了,哪个路段什么时间堵车,哪条小巷能“抄近路”,巷子的进出口连着哪条路,不用翻笔记,在他的脑海中一检索,就有了清晰的地图。

在那个年代,合肥的大街小巷还没有覆盖监控,社会安防水平也十分有限,一旦错过了抓捕时机,嫌疑人作案后逃离,再想抓住可谓是难上加难。但有了王军这张“活地图”,不仅可以最快时间赶到案发现场,还能准确预判违法犯罪嫌疑人的逃离路线。

一天深夜,正在巡逻的王军接到警情,附近蚂蚁塘巷发生抢劫案。赶过去的路上,王军心里开始盘算:蚂蚁塘巷不足500米,有两处出口,相距六七十米。嫌疑人到底会从哪个出口逃走?

“其中一个出口的路线较直较短,嫌疑人得手后很可能选择此路快速逃离。”王军直奔巷口,熄了警灯,决定守株待兔。不一会儿,一个黑影从巷子里窜了出来,被王军逮个正着。

还有一次,合肥环城路上有群众被打劫,嫌疑人向东北方向逃窜。环城路绕城而建,岔道口多。即便警力四散开来,也无法把每个岔口都封堵起来。

凭借对环城路地形的熟悉,王军判断嫌疑人很可能会抄人迹罕至的小道,混入人流量大的市区隐藏行踪。时间紧迫,王军把想法告诉了同事,调度大家一起蹲守在小道附近。

五六分钟之后,嫌疑人果然朝着小道奔来,被冲出来的民警一把控制。直到被抓,嫌疑人也没回过神来。让他想不明白的是,自己特意挑了一条无名小道,民警怎么能“从天而降”。

一次次的成功抓捕,让王军很有成就感,他期盼看到老百姓拿回损失财物时开心的笑容。那一刻,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

心细如发的“神捕头”

2006年9月,合肥市公安局撤销了防巡支队,重新组建了特(巡)警支队,王军被分配到庐阳分局巡警大队。

虽然工作职责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但王军对于抓捕工作的专注度更强,热忱度也更高了。不同于初入警队用“脚力走”,王军学会用“脑力想”,如果对辖区治安动态不掌握,对案件高发地点不清楚,那么街面巡逻就只是“盲巡”。只有做到警力跟着警情走,变脚力“盲巡”为信息“导巡”,才能把功夫真正下在刀刃上。

自此,王军养成一个保持多年的习惯:每天提前上班,查看最新警情和追逃信息,特别是籍贯在本地的逃犯,分析研判后划出工作重点,制定巡查计划。在实施抓捕时,王军注意信息研判,掌握犯罪嫌疑人作案后仓促逃离现场的心态,使用“中心发案、外围搜索”的方法,相互增援,做到“围、追、堵、截”立体化出警。

一天上午,王军查询到上海警方发布的一条追逃信息,一名倪姓男子冒充现役军人实施婚恋诈骗。王军通过研判发现,倪某一周前已经逃到合肥。王军立即与上海警方取得联系,了解嫌疑人的详细情况。综合研判出倪某在合肥的一周活动轨迹,画出他的轨迹路线图,最终确定了多次出现的重复点。

以此为中心,王军喊上同事赶到附近蹲守,转悠至深夜,看到一名黑衣男子慢悠悠地走来,此人正是倪某。王军向同事示意了一下,三人立刻上前包抄,将倪某一举抓获。这是王军抓获的第1000个犯罪嫌疑人——从上海警方发布追逃信息到王军将其抓获归案,只用了8个多小时。

从警17年,王军以平均4天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的速率,不断刷新自己的“抓捕业绩”。经过长时间的经验积累,王军还总结了“街面巡控三三工作法”“网上追逃三步定位法”,做到眼勤、手勤、口勤“三勤”,快速反应、快速处警、快速掌控“三快”,以及信息导巡、外围搜索、协同作战“三坚持”。巡逻时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特别紧盯重点治安区域及案件高发区域,仔细检查可疑人员随身或所驾车辆中是否携带可疑物品,要勤问、敢问、善问来发现问题。在巡逻和接受指令时做到动作迅速,根据案情快速预先处置,控制局面,做到有警出警、无警巡逻,巡在路面。

有段时间,合肥双岗一带发生多起电动车盗窃案。王军梳理了案情后,分析嫌疑人的作案规律,研判出一条结论:嫌疑人很可能在双岗老街再次作案。当天凌晨一点多钟,王军与同事驾车在老街展开巡逻。巡到七八圈时,看到一名男子推着一辆女式电动车迎面走来。王军瞟了一眼,发现车辆崭新而且没插钥匙。

就是他了!为了不打草惊蛇,王军从车窗探出头,装作不经意地问他:“小伙子,怎么有车不骑啊?”

“车没电了,没法子骑。”男子故作淡定地回答。

“那你辛苦了,晚上注意安全啊。”王军说完,佯装离开。就在两车擦肩而过时,王军悄悄与同事说了句“停车”,拉开车门下车就抓。小伙子把车一甩,没跑多远就被擒住了,哭着向王军求饶说,自己因为盗窃进去3次了,这回才刚刚放出来15天。

为了悄无声息地接近嫌疑人,王军习惯在口袋里揣着文身贴、金项链,备着外卖小哥、清洁人员的工作服,可以随时随地“换马甲”。无数次实战证明,只要被他“盯”上的嫌疑人,就无法逃脱。

薪火相传的“匠人心”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王军不仅自身业务能力突出,还倾囊相授看家本领,为合肥公安队伍培养出一名又一名“新神捕”。

2019年,合肥市总工会授牌王军劳模创新工作室,成为合肥市公安局首家劳模创新工作室。王军努力做好“传帮带”,为民警提供学习交流平台,提高他们的研判应用水平和抓获现行能力。

庐阳巡警大队副大队长杜光明与王军是同期到大队的老同事,但杜光明却常说他是王军带出来的徒弟,是王军手把手教他在电脑上研判,给他讲解如何寻找嫌疑人的轨迹,又如何确定嫌疑人可能出现的点位,提升了自己街面巡逻盘查抓获率。

从派出所调到巡警大队给王军当副手的周福明,没从事过抓捕工作,到了大队就跟着王军学如何抓捕、如何取证、如何移交,很快成长为业务骨干。“出师”后,杜光明在队里负责警情研判,周福明则负责抓捕,两人配合默契,抓获了很多嫌疑人。

2021年11月,王军调到合肥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队分管巡控工作。今年“五一”劳动节,以王军个人命名的合肥市公安局首个省级“劳模工匠创新工作室”正式授牌,着力打造全省实战实训高技能人才发展的培训基地。对于王军来说,“工匠”两个字代表着沉甸甸的责任。

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不断进步,合肥市刑事案件发案总数、命案发案数、八类暴力犯罪发案数、三类可防性案件发案数持续下降,但犯罪分子的作案手段却日趋隐蔽多样。王军与时俱进,积极适应公安工作新形势新变化,探索基层警务实战新路径。他通过内部挖潜培养人才、精准规划招引人才等方式,培养和吸纳情报信息研判、巡逻防控、街面捕现、网上追逃、视频侦查、警务技能培训等各方面的专家能手和业务骨干16名,更新升级“街面巡控三三工作法”,创新打造“1+N”街面巡控交互模式、“五位一体”综合追逃要素模型,先后总结推出了进攻性盘查技战法、“口袋搜捕”技战法、“1分钟”快反圈环境速记五法等成果,完成了多项技战法攻关。

王军还注重强化特警队伍实战能力建设,对分管的五个大队“分类施教”。每个大队分别以买卖私油案件、街面侵财类案件、盗窃案件、网上追逃以及砸车窗盗窃案件等为主攻方向,成立案情研判小组,进行专案攻坚。同时,每月举行一次“特警群英榜”比拼,发动队员们分享案例,王军再进行点评和经验指导,激发大家比学赶超、查缺补漏的热情。王军还经常组织队里的年轻人进行红蓝对抗,在“猫”与“鼠”的模拟较量中锤炼大家的能力,培养出会分析、懂研判、精抓捕、善总结的专业人才。

“以前很多特警队员是被动地等派警,现在大家思想观念转变了,更多的是动脑筋想要做事情,主动参与到公安业务中来。”合肥市公安局特(巡)警支队政治部李洁感受到,队伍的精神面貌、实战能力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大家说起工作来很有成就感和归属感。

自去年11月以来,王军带领队员们共抓捕犯罪嫌疑人169名,其中网上逃犯67人,在抓获网上追逃人数、破获街面侵财性案件量等方面实现大幅提升。

临危不惧的“英雄胆”

与数以千计的嫌犯“过招”,不乏“险招”。

从警17年来,王军经常会遇到嫌疑人的激烈抵抗,曾直面过黑洞洞的枪口,遇到过挥舞的菜刀扑面而来,和嫌疑人一起从两层楼的高度坠落到恶臭的粪池,还在大雨的泥地里徒手肉搏过。

2012年7月16日凌晨3点45分,王军与同事在某小区追堵两名盗窃未遂人员。在抓捕其中一人许某时,另一人董某趁机逃窜,钻进了一个菜市场里,很快不见了人影。

“菜市场只有这一个出口,他肯定还在里面。”王军安排同事守住门口,用手电筒打着强光给自己作掩护,只身一人走了进去。

菜市场夜间停放了很多货车,黑漆漆又静悄悄的。为了防止背后偷袭,王军后背贴着墙,举着手电筒检查每一辆车可能藏人的地方,查到第3辆时,发现了蜷缩在货车里的董某。

两人一照面,董某爬起来就跑,王军紧追不放,一路跑上了用石棉瓦铺顶的“房屋”。因为房顶承受不了重量,两人踏空掉了下去。王军闻到一股刺鼻的恶臭,双手也陷入了“软泥”里。原来,这里是有两层楼高的家禽宰杀区,满地都是鸡鸭的羽毛与粪便。

这时只见董某右手伸向怀里,顺势准备掏出凶器。王军顾不上疼痛,随手抓起地上的粪便,朝着董某脸上丢去。就在董某下意识摸脸的瞬间,王军将其制伏。

事后,王军从董某身上起获了一把甩棍和一个磨尖了头的T型器械。如果不是王军反应快,后果不堪设想。随着许某、董某的落网,带破了12起盗窃案件。

面对危险,王军不惧个人安危,每次带队出去抓捕时,对身边的战友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先上,你们跟在我后面”。

2012年8月的一天,在对一名贩毒嫌疑人实施抓捕时,王军刚一靠近,狡猾的毒贩拔腿就跑。王军与同事快速追了上去,近在咫尺之时,毒贩突然转身高举着一个带有血液的针管,对着王军大喊:“老子有艾滋病,这个针管里是我的血,不想要命的就来抓我。”

王军没有丝毫犹豫,故意用手对其身后一指,大声地喊:“快点,从后面上。”

就在毒贩转头分神的瞬间,王军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用双手紧紧抓住毒贩高举着针管的右手,与同事合力将其摔倒在地并成功控制。后来经过检查,毒贩患有艾滋病是真的,针管里的血也是真的。

回到队里,有同事问他:“人家都说了有艾滋病,还敢冲上去,你不怕吗?”王军笑笑说:“我是警察,我能怕吗!”

如今想起当年过往,王军淡然地说:“当时想不了太多个人安危,只想着抓人了。就算不是我,是其他警察,我相信他们也会冲上去。”

这些生死瞬间,王军害怕家人担心,从来没跟家里说过。王军的儿子还是上初中时,意外从报道中得知了父亲的故事。在一篇关于父亲的作文里,王军的儿子写道:“我希望爸爸上班的时候注意安全,平安回家。”

铁面柔情的“暖心肠”

国字脸、板寸头,笑起来有些憨厚、腼腆……初识王军的人,很难将他与“罪犯克星”的凌厉形象联系起来。

而熟悉王军的人深知,他的一面是铁血,一面是柔肠。面对那些气焰嚣张、作恶多端的违法犯罪嫌疑人,王军铁面冷酷,疾恶如仇,但碰上深陷困境、知错能改的嫌疑人,王军更愿意用人性的温暖,拉他们一把,使那些误入歧途的人回归正道。

2019年7月24日,忍着30多摄氏度的高温,王军与同事在地下车库蹲守了10个多小时,衣服都湿透了。终于等到驾车返回车库的逃犯洪某,却发现车上坐着其年幼的女儿。

当着孩子的面把父亲抓走,会给孩子造成心理阴影。王军犹豫了一下,拉住准备冲上去的同事,一个人悄悄靠了上去,用身子挡住孩子的视线,向洪某亮明身份:“我们是警察,找你什么事应该明白。你好好配合我们,我们也会尽量照顾到你,不要吓到孩子。”

“我配合你们。”洪某感激地看着王军,请求让他回一趟家,安顿好妻女。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王军以洪某朋友的身份,陪着他回家吃了一顿特殊的晚饭。吃饭时,孩子热情地问王军:“叔叔,你怎么不吃饭?”望着可爱的孩子,王军说:“叔叔吃过了,等你爸爸吃好饭,我和他要出去办点事情。”

那晚,洪某在被带进办案区前,转身给王军深深地鞠了一躬说:“谢谢您没有当着孩子的面抓我,我一定会好好改造,出来重新做人。”

逃亡19年的持枪杀人嫌犯郑某,也是在王军的感召下投案自首的。2020年,合肥公安机关创新开展命案积案“揭榜挂帅”专项行动,王军对这起目标案件梳理发现,郑某的一名远房亲人似乎知道他的下落。王军找到此人进行多番政策宣讲,一个星期后郑某投案自首。

“这十几年,我过得不是人过的日子啊!”见到王军,郑某说起逃亡的痛苦。

“你光考虑你自己,你把人打死了,人家家里面怎么过的,你想过吗?”听到王军的一番话,郑某眼泪哗哗地流了出来,连声说道:“对不起。”

一个鞠躬、一声忏悔,让王军对警察的使命有了更深的认识,打击犯罪不是目的,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才是根本。王军用一颗“温柔心”,引领他人迷途知返,只要“嫌犯越少,治安就会越好,老百姓身边的风险也就越小”。

作为一名党员,王军始终把老百姓放在心中最重要位置,把辖区平安祥和作为自己的最高追求。2020年初,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来袭,合肥市相继出现多起确诊病例,形势十分危急。王军写下请战书,按下红手印,组织成立党员先锋突击队,带领民辅警到高速公路收费站进行疫情防控检查,到街道社区执行确诊小区封控任务,到定点隔离医院执行任务,始终战斗在疫情一线,连续76天没有踏入家门。

之后,得知合肥新桥机场承担大量入境人员转运工作,王军又主动请缨带领34名应急队员披甲逆行。转运当天,新桥机场地表温度高达57℃左右,王军带领队员穿戴防护装备,连续奋战10小时,共转运登记281名境外入境人员,搬运行李547件、11656千克。

从警以来,王军先后荣获“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机关爱民模范”“全国先进工作者”“安徽省先进工作者”“安徽省政法系统优秀党员干警”“安徽省最美基层民警”等称号,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4次。

虽获荣誉满身,但在王军身上看不到一丝“光环”,反而更加低调谦逊。因为在他看来,这些荣誉不是属于个人的,而是属于集体的。既是鼓励,更是鞭策,鞭策自己要做得更多,做得更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0 分享
昌江县在线:高秀木的头像-多维新闻网 - 多维度关注热点事件
评论 抢沙发
头像
欢迎您留下宝贵的见解!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