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读不尽的新闻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多维新闻网-读不尽的新闻

热门关键词: 请输入关键词  88888  王宝强离婚  as  张纪中

揭秘:中纪委“内鬼”们钻了哪些漏洞?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admin 阅读: 发布时间:2017-01-07
摘要:原标题:中纪委“内鬼”们钻了哪些漏洞?南都讯截至昨晚,中纪委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上中下三集已全部播出。南都梳理三集所曝光的纪检干部贪腐典型案例

  原标题:中纪委“内鬼”们钻了哪些漏洞?

揭秘:中纪委“内鬼”们钻了哪些漏洞?

金道铭在中纪委电视专题片中回忆贪腐细节。视频截图

金道铭在中纪委电视专题片中回忆贪腐细节。视频截图

  南都讯截至昨晚,中纪委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上中下三集已全部播出。南都梳理三集所曝光的纪检干部贪腐典型案例发现,片中共曝出8名中纪委机关的“内鬼”,其中除了魏健、曹立新外,其他6人都属“首度曝光”。

  中纪委的干部权力到底有多大?“内鬼”分别钻了哪些漏洞进行贪腐?南都记者对这8人的案例细节做了梳理:

  栽在家人上:

  安排家属吃空饷、帮家人揽项目

  自己在办案中是“铁面包公”,却“栽”在家人身上。中央纪委第十一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刘建营就是一个典型。

  在纪检系统内,刘建营颇有名气:他曾参与过查办薄熙来、白恩培等大要案,还因表现突出立功受奖。

  但另一方面,常年出差在外的刘建营自觉对家庭有亏欠,安排家人在私人老板公司挂职吃空饷、帮家人承揽经营项目获利等方法来“弥补亏欠”,最终自己被带走调查。

  把监督执纪、办案审查的权力“变现”,中央纪委第九纪检监察室原副主任、原正局级纪检专员、监察专员明玉清的现身说法十分鲜活。

  明玉清长期以来与多名领导干部、商人老板关系密切,频繁出入酒店,大吃大喝,进行权钱交易。而明玉清的弟弟、儿子等多名亲属和特定关系人,也都因此获得巨额利益。

  据明玉清自述,他的官商“朋友圈”有100多人,并反省称“这不是朋友,这是一种权力、金钱、地位和利益结成的一种链条关系”。

  追名逐利:

  对外“兜售”问题线索、办案秘密

  专题片披露,中纪委机关被查办的纪检干部当中,也有直接对外“兜售”问题线索、办案秘密的。

  37岁的袁卫华此前是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副处长,曾经参与查办过慕绥新、马向东、武长顺等大要案,堪称是“年轻的业务骨干”。

  但袁卫华一边想着当大官、一边又想着发大财,多次拿工作秘密来做交易,透露给对口联系地方的官员。在袁卫华到中纪委工作后,他的这种交易,为父亲承揽到总金额超10亿元的工程项目,而袁卫华则要求父亲订立遗嘱,写明“家庭财产全部给大儿子袁卫华”。

  据披露,包括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原市长黄兴国,也曾趁着袁卫华在天津查办案件期间,主动与其接触,请袁卫华喝酒、吃饭,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的礼物,打探武长顺案、杨栋梁案的相关信息,同时套取、打探关于黄兴国本人一些问题线索,袁都一一奉告。

  变相套利:

  在官商之间充当“权力掮客”

  更为隐秘的变相套利,是既不用“打招呼”、也没有对外吐露秘密,只要在饭局上露露面,彼此心照不宣,就坐收了大量钱财。

  专题片中介绍,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局级纪律检查员、监察专员罗凯,以及中央纪委第十二纪检监察室原处长申英,就用这种方式,在各自对口所联系的地方,通过饭局把商人介绍给官员认识,扮演着“权力掮客”的角色。

  他们由此超低价购买到多套住房、商铺,收受的金条以公斤论。

  对这种“套利”行为,罗凯和申英解释说,这还是利用了纪委工作联系面广、又是监督单位,对其他官员约束力大,“见官大三级”的优势。

  十八大以来,中央纪委查处的17名机关干部中,不少人都在自己所联系的地区,把谋利空间延伸到了纪检之外的领域。由于手握执纪监督权,也让他们成为别有用心的人重点“围猎”的对象。

  而据了解,针对上述典型案例透露出的漏洞和问题,中纪委也不断从内部流程、机构改革、部门规章制度健全等方面着手,予以规范。

  案例

  山西“首虎”金道铭

  受贿“谁的都敢要”收1.23亿元“太震惊”

  南都讯贪腐1.23亿元的金道铭,在被判处无期徒刑两个多月后,昨晚出现在中纪委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下集《以担当诠释忠诚》中。

  曾在中纪委机关工作近20年的金道铭,2014年成为山西“首虎”,他的落马揭开了山西塌方式腐败的盖子。

  有行贿者在片中称,金道铭“只要给东西他是不拒绝的,谁的他都敢要”。

  失守:调任山西被提醒别得罪人

  金道铭的仕途集中在京晋两地。2006年赴山西工作前,金道铭在中央纪委机关工作了近20年。1987年监察部成立,他便是第一批工作人员之一;此后历任中央纪委外事局局长、副秘书长、五室主任、办公厅主任、驻交通部纪检组组长等职务。

  从纪检系统转战煤炭大省,成为金道铭人生的一个转折点。

  中央纪委案件审理室副主任郭宏义透露,刚到山西,金道铭还订了条规矩———过年过节不收人家的钱物,但最终失守。

  这同当时山西的风气也有一定关系。据披露,金道铭到任山西时,正值山西煤炭经济黄金时期,也正是政治生态最污浊时期。干部间逢年过节送礼收礼成风,跑官要官现象严重。金道铭刚到山西,就有人上门试探。

  金道铭在片中称:“有人提醒过我,在这儿也别太较真了,你还是稍微处理得巧妙点,就是别得罪他们吧。”

  在发现一些省级干部之间过年过节也互相送礼之后,金道铭完全随波逐流。

  1.23亿元:金道铭感慨“太害怕”

  去年10月,金道铭案一审开庭。

  庭审显示,从2007年到2014年,他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煤矿资源整合、职务晋升、压案瞒案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23亿元,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责任编辑:多维新闻整理

多维新闻网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新闻由机器人自动抓取取更新

手机:13317130006 邮箱:mM476056@qq.com
鄂ICP备15019969号 地址:武汉市光谷高新技术开发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