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新闻网-读不尽的新闻

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多维新闻网-读不尽的新闻

热门关键词: 88888  请输入关键词  王宝强离婚  as  张纪中

财政部回应企业负担重 2017年减税降费有新招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admin 阅读: 发布时间:2017-01-12
摘要:1月5日晚上8点多,财政部网站发布了一则《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就企业税费负担问题答记者问》,首次正式回应前不久社会上关于企业税费负担过重的大讨论。 第一个问题并非大家最关心的当前企业税费负担是否过重,而是财政部对当前我国的税收制度不利于企业可持

  1月5日晚上8点多,财政部网站发布了一则《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就企业税费负担问题答记者问》,首次正式回应前不久社会上关于企业税费负担过重的大讨论。

  第一个问题并非大家最关心的当前企业税费负担是否过重,而是财政部对“当前我国的税收制度不利于企业可持续发展”怎么评论?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在梳理涉及企业的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两大税种改革进展后,给出了结论:近十年来我国涉及企业的两大主要税种的税制改革,体现了普遍性减税和结构性减税相结合的政策导向,是有利于企业可持续发展的。

  尽管上述负责人未提企业税负过重,但是强调了下一步减税降费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强化“放水养鱼”意识,在落实好现有的减税降费政策的同时,着力完善税收制度,研究新的减税降费措施,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该负责人称。

  第二个问题是有企业反映一年缴纳几百项收费,请问对清理规范涉企收费有什么考虑?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在介绍近些年降费举措后表示,下一步,将与有关部门进一步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再取消、调整和规范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和标准。在财政部门户网站公开中央和地方行政事业性收费目录清单,主动接受社会监督。

  对于企业税负问题,在1月4日召开的2017年第一场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也做出正面回应。李克强说,“最近有声音认为企业税负过高,其实仔细掰开来算细账,主要是企业的非税负担过重。企业成本高在哪儿,还不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太高?”

  总理还表示:“有些根本没有名目的‘费’,监管者对企业是说罚就罚、说缴就缴,企业的成本怎么能不高?”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2017年本届政府仍将大力实施减税降费举措。

  2016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降成本方面,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上加大工作力度。

  不久前召开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财政部部长强调,2017年继续落实并完善营改增试点政策,扩大减税效应。研究实施新的减税措施。进一步清理规范基金和收费,再取消、调整和规范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公开中央和各地收费目录清单。落实好其他已出台减税降费政策。

  无疑,在完成今年营改增5000亿元减税目标后,随着近期营改增试点政策和征管的完善,不动产进项抵扣规模叠加,2017年减税规模将更大。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曾对第一财经记者估算,2017年全年营改增减税规模可能高达6500亿元。

  营改增后,近日财政部已经将增值税四档税率(17%、13%、11%、6%)简并提上日程,而多数学者认为应该降低增值税基本税率(目前是17%),这也有可能是上述财政部所称的“新的减税措施”。

  国家行政学院冯俏彬教授认为,在全面营改增之后,要及时将重点转向增值税税率的简并,将增值税的普通税率从17%下调到13%左右,同时扩大可抵扣项,让政策的春风能惠及最多的市场主体。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表示,可以设定10%的增值税基本税率和5%的低税率两档。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郑新业表示,增值税税率可以由17%降至9%。

  目前中国企业所得税税率为25%,对国家重点支持的高新技术企业、西部地区鼓励类企业和符合条件的小型微利企业分别给予15%和20%低税率优惠。

  尽管中国企业所得税税率处于世界中等水平,但是近期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宣称,为了使制造业重回美国,拟将企业所得税率由35%下降到15%,这对中国制造业造成挑战。

  冯俏彬认为,还可以根据国际局势变化,适时调整企业所得税税率。

  相比于税,不少企业认为相关费的负担更大,尤其是社保费用。

  已有的研究表明,我国综合社保缴费率高达40%。今年以来,在国务院的统一布置下,各地已陆续下调了社保的缴费水平,如养老保险费率已下调到19%—20%,累计减负1000多亿元。

  “但社会对此的获得感并不强,而且进一步调整低费率极大地受制于当前我国碎片化的社保体系下的统筹层级太低和能力不足的问题,唯一的对策是深化社保改革,提高统筹层次。对于各方高度关注的住房公积金,也需要进行深入研究,提出相应的改革对策。”冯俏彬称。

  除了税费负担,企业成本中制度性成本也是很大一笔负担。去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降低各类交易成本特别是制度性交易成本,减少审批环节,降低各类中介评估费用等。

  在上述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还进一步指出,推进简政放权改革,既要取消审批项目、缩短审批流程,又要切实清理中介等各种不合理收费项目,从而真正降低企业的制度性交易成本。

  当天会议决定,在本届政府已取消230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的行政审批事项基础上,再取消民办学校招生简章和广告备案核准、棉花加工资质认定等53项许可,取消与法律资格认定铁路运输基础设备生产企业审批等有关的20项中介服务事项。

责任编辑:多维新闻整理